|

023-67391536

行业动态

 新闻中心行业动态

2018金相大赛获奖作品赏析与专家点评(一)

来源:网络 更新时间:2019-07-11

 微信图片_20190711165747.jpg

专家点评

(上下滑动查看全部内容)

邹龙江(大连理工大学):未见划痕;腐蚀程度适中,金相组织较好,指纹状珠光体明显。

 

陈秋龙(上海交通大学):腐蚀略浅,网状渗碳体边界清晰,珠光体组织层片明了 。

 

葛利玲(西安理工大学):浸蚀合适。

微信图片_20190711165950.jpg

专家点评

(上下滑动查看全部内容)

邹龙江(大连理工大学):未见明显划痕,也许是腐蚀重掩盖了;金相组织腐蚀程度较重,掩盖了珠光体细节。

 

陈秋龙(上海交通大学):高倍下有一条细微痕迹,腐蚀略深,网状渗碳体组织清晰 。

 

葛利玲(西安理工大学):浸蚀过度,大部分珠光体层片无法识别。

 

晏井利(东南大学):网状二次渗碳体清晰,珠光体层片较为清晰。

 

宗斌(北京工业大学):样品蚀刻(腐蚀)极度过深。高倍观察条件下,竟然出现很多区域的“乌黑”一团,丝毫不辨层片、方向感。

 

单纯竞赛可以谅解,实际工作中切不可如此。竞赛过程中在蚀刻阶段,退火状态的T12 钢蚀刻需要的时间在2s左右,可以预先打开水龙头,严格控制蚀刻时间(或者擦拭次数)后迅速冲洗,可以有效避免过度蚀刻。

 

利用过度蚀刻来消除内部损伤,是与科学理论、技能竞赛精神背道而驰的。

微信图片_20190711170037.jpg

专家点评

(上下滑动查看全部内容)

陈秋龙(上海交通大学):高倍下存在纤细划痕,珠光体组织层片和网状渗碳体清晰 。

 

葛利玲(西安理工大学):浸蚀合适,由于珠光体层片不均匀,所以一些清晰一些不清晰。

 

晏井利(东南大学):腐蚀稍浅,珠光体层片清晰,高倍组织中存在大量显微划痕。

宗斌(北京工业大学):样品蚀刻(腐蚀)基本合适,可是,磨光造成的内部形变并没有在抛光阶段完全去除,存留过度。

 

在高倍照片中可以看到很多明显接近水平方向的腐蚀划痕;有些不辨层片的区域(发黑),也倾向于是内部损伤造成的假象。

 

邹龙江(大连理工大学):未见划痕;腐蚀程度略浅,金相组织较好,晶界不够明显。微信图片_20190711170238.jpg

专家点评

(上下滑动查看全部内容)

葛利玲(西安理工大学):浸蚀稍过度,大部分珠光体层片还能识别,有微划痕。

 

晏井利(东南大学):腐蚀稍浅,部分二次渗碳体不够清晰,高倍组织中存在一些显微划痕。

 

宗斌(北京工业大学):样品蚀刻(腐蚀)基本合适,高倍下可见磨光造成的内部形变并没有在抛光阶段完全去除,局部存留。

 

有些不辨层片的区域(发黑),也倾向于是内部损伤造成的假象,尤其是右下角部分。

 

邹龙江(大连理工大学):未见粗大划痕,但高倍可见极细划痕;腐蚀程度适中,金相组织较好。

 

陈秋龙(上海交通大学):低倍组织轮廓清晰,高倍下有少量划痕。

微信图片_20190711170325.jpg

专家点评

(上下滑动查看全部内容)

晏井利(东南大学):低倍组织中存在较大划痕,高倍组织中也有少量划痕,二次渗碳体组织清晰,但整体腐蚀稍过。

 

宗斌(北京工业大学):样品蚀刻(腐蚀)偏深。低倍下隐约可见腐蚀划痕,磨、抛有欠缺。

 

在高倍照片中很多区域不辨层片、模糊感强烈。

 

邹龙江(大连理工大学):有细划痕存在;金相组织腐蚀程度稍重,掩盖了珠光体细节。

 

陈秋龙(上海交通大学):高倍下有少量划痕,腐蚀略深,显微组织轮廓清晰、正确 。

 

葛利玲(西安理工大学):浸蚀过度,大部分珠光体层片无法识别。

微信图片_20190711170441.jpg

专家点评

(上下滑动查看全部内容)

宗斌(北京工业大学):样品蚀刻(腐蚀)基本合适。低倍看,整体样品有些不足,不少局部区域组织模糊。

 

选择的高倍照片这一局部,效果较好;局部也是有内部损伤造成的假象。

 

邹龙江(大连理工大学):未见划痕;腐蚀程度适中,金相组织较好,指纹状珠光体明显。

 

陈秋龙(上海交通大学):高倍下有一划痕,对比度适中,网状渗碳体边界和珠光体组织层片清晰 。

 

葛利玲(西安理工大学):浸蚀稍过度,由于珠光体层片不均匀,所以一些清晰一些不清晰。

 

晏井利(东南大学):二次渗碳体及珠光体层片清晰,高倍下局部存在腐蚀斑。

微信图片_20190711170526.jpg

专家点评

(上下滑动查看全部内容)

宗斌(北京工业大学):样品蚀刻(腐蚀)恰当。当然,低倍观察时渗碳体网不是对比明显,但是,高倍观察的层片结构比较到位。可以,磨抛技术有欠缺,存在曳尾,明显的腐蚀划痕,局部区域层片结构模糊。

 

邹龙江(大连理工大学):有细划痕存在;腐蚀程度略浅,金相组织较好。

 

陈秋龙(上海交通大学):有一粗大划痕,腐蚀较浅,有夹杂拖拽,部分珠光体层片不够清晰 。

 

葛利玲(西安理工大学):浸蚀不足,有污染,有划痕。

 

晏井利(东南大学):低倍存在粗大划痕,高倍存在交叉方向划痕;腐蚀稍浅,二次渗碳体较为清晰,但珠光体层片不够清晰。

 
重庆光学显微镜莱奥仪器公司